破立妥技术开发创新

破立妥皮肤消毒喷雾剂首创开放性伤口处理。从传统的红药水紫药水到酒精碘伏,再到创口贴,伤口处理的安全性和方便性不断改善,但不同的的处理方式总存在着各种弊端和不便,红药水、紫药水有安全隐患,酒精刺激不利伤口愈合,创口贴无法满足较深伤口和较大创面需求,以上产品对烧烫伤的处理基本无法适用。有没有一种能适用各种日常伤口处理,能满足伤口清创止血、杀菌止痛、预防感染、生肌愈合、减少疤痕各种需求的产品,同时又能方便人们携带使用?
  破立妥在百年云南回族秘方的基础上,将民间秘方运用于军营服务实践,不断升级完善配方,完成配方的第一次升级,而后在临床治疗过程中不断进行科学调试,荣获国家专利,完成了配方的第二次升级,后与现代军工国家级实验室联合开发,将传统中医成果与现代医学实验相结合,完成了配方的第三次升级,三级火箭式的配方升级,最终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成为伤口处理领域荣获的最高奖项,解决了数百万伤口患者的伤痛。


19世纪末金氏回族祖传秘方



  金树森,1942年5月出生在云南寻甸县塘子镇的一个回族农民家庭。自他懂事起,就知道家里有一个罐子,罐子里装着一种神秘的药液。那时,常有人烧伤烫伤,一到这时,他们就会来到金家,金树森看见父亲从罐子中倒出半碗药液,用鸡毛醮了,涂在伤者的创口上。他亲眼看见一个又一个的伤者就在这种药液的作用下一天天康复,最后完全治愈。那时,父亲在金树森眼里是那样的神通广大,让儿时的金树森崇拜不已。父亲告诉他,这药液的配制方法是爷爷传给他的,而爷爷又是从爷爷的爸爸那里继承过来。金家就是靠这种神奇的药液,为家乡受伤的父老乡亲治病疗伤,并因此赚点钱补贴家用。儿时的金树森于是对这种神秘的药液着了魔,直到长大成人,他都一日不停地研究改良着祖上传下来的这种药液。


19年军队检验


  1960年,18岁的金树森应征入伍,在滇西某部卫生队当军医,在这里,金老系统地学习了医学知识,并有大量的机会将学到的知识运用于医疗实践。
部队训练量大,军人受伤破皮那是常有的事。每天金树森每天都要接待大量的受伤军人,擦伤、挂伤、摔伤、刀割伤、烧伤、烫伤,什么样的情况都有。金树森将他祖传的这一秘方也带到了医院,为部队官兵服务。同时,金树森开始了基础药物研究,通读中药药典,从浩若烟海的中药材中筛选出具有止血生肌等作用,能治疗破皮性创伤的药材。在大量的医疗实践中,金树森不断地改良改进着祖辈传下来的这一回族秘方,从药材的选择、组方、配伍,到各种药材的计量,以及配制程序,大量的部队官兵因他这一秘方而受益。


 28年临床治疗  



  1979年,金树森从部队转业,出任云南寻甸县医院院长,他的这一秘方也开始再次为地方老百姓服务。就是在这一年,在用药方法上,也由原来的用鸡毛醮药涂于创面改进为用棉签浸药涂于创面。鸡毛携带的细菌容易污染药液及创面,而棉签经过消毒则不会。这是用药方法上的一个提高。
  1988年,金树森调任县中医院院长兼党支部书记,但是他改良改进配方的脚步并未停止。直到1990年,这一配方最终定型,药剂由紫花树皮、九股牛、地榆、黄柏、冰片等提炼合成。同时配制程序也确定下来,用药方法实现第二次飞升,由棉签浸药涂抹定型为瓶装药液喷雾治疗。这使得医生不再直接碰触患者伤口,减轻了患者的痛苦,同时,也让用药更加方便安全高效。因为突出的贡献,1995年,金树森荣获国家人事部,卫生部和中医药管理局“先进个人”表彰
  到目前为止,金老的神药已经成功治疗了上万的伤员患者,且临床使用以来,从未出现过一例毒副作用及过敏反应。2002年,金老退休。2003年,金老在寻甸开起了自己的私人诊所,继续治病救人。


 来自国家的认可



  2003年2月21日,金老将他这个倾注了毕生心血的配方上报国家专利局,申请专利保护。
  2003年,中华医魂全国大会专家委员会、中国医促会中医药发展研究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金老将他这一项毕生科研的成果提交到大会。经过严格认真审查,大会对金老的成果给出了鉴定:金树森提供的烧烫伤液中药组方中,“紫花树皮、九股牛,具有清热、消炎、抑菌、止血、生肌、改善局部微循环等功用,地榆、冰片防腐收敛。药液喷于创面后,立即形成药膜,这对止痛消炎、吸湿抑渗、抗御感染具有重要作用。这种方便及时的处理,对于烧烫伤非常必要,对减少痛苦,防止感染以及修复和治愈效果良好,其药剂和方法均先进可取。应积极开发  为中成药,救治更多烧烫伤患者。”
  在“中医药疗法及成果认证书”上,国家卫生部中医司名老中医、新中国首任中医司长吕炳奎,中国中医研究院原教授、院长、全国政协委员傅世垣,中国中医研究院教授、主任医师、基础研究所原所长陆广萃,中国中医研究院教授、主任医师、全国政协委员周超凡,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李庆业,北京光明骨伤医院教授、主任医师、院长韦以宗等评审委员会专家均慎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同时,金老的这一成果成为大会的推荐项目,成果推荐证书认定:“该项成果符合中医药原理、具有实践依据以及安全实用、疗效确切等特点……希望尽快实现第一生产力的转化。”
  2003年9月3日,金老的专利号03105303.0向全国公告。2006年2月15日,金老的科研成果被授予国家专利。那一夜,金老喜极而泣。



 走出寻甸县,造福全人类



  “希望尽快实现第一生产力的转化”,成果推荐证书上这句话深深地触动了金老内心深处的使命感。多年来,凭着自己过过硬的医疗技术,凭着患者口口相传建立起来的口碑效应,凭着一生的积累,金老过着富裕幸福的生活。但他还是留有一个最大的遗憾:他的这一项毕生科研成果却因为地域局限,仅仅只能为他服务过的部队、寻甸县及临县慕名而来的老百姓服务。而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让他的这一项专利技术在更大范围内推广,服务于全人类,造福于全人类。
  就这样,金老的美好愿望通过灵方生物云南片区业务员层层转达,传到了公司领导耳中。 “这样好的技术,这么美好的愿望,我们为什么不支持呢?”是呀,灵方就是要“集天地精华之灵,创济世救民之方”。金老的愿望与公司的宗旨不谋而合。经严密考查后,公司作出决定,以巨资购下金老的发明专利,大规模开发生产,并借助于公司强大的营销团队和市场营销能力,迅速将这一产品推向全国,甚至全世界,让它造福于全人类,破立妥就这样诞生了。


 

二、军工国家级实验室联合开发,效果获证明



 

       为不断提升破立妥的产品技术和品质,灵方与第三军医大烧烫伤与复合伤国家级实验室紧密合作,利用实验室杰出的科研人才资源,技术资源和设备资源,通过无数次的实验和临床检验,对产品配方进行了再次的完善和提升。



创伤烧伤与复合伤国家重点实验室依托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军医大学(第三军医大学),2003年,经国家科学技术部批准,实验室开始立项建设,200511月通过国家科技部验收,实验室长期以来担负了烧伤、冲击伤、撞击伤、复合伤等多类创伤的研究,取得了包括3项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在内的一大批科技成果;建立了人才集中,设备先进的高水平研究基地;培养了数百名硕士、博士研究生和博士后,为全国、全军输送了一大批高级专门人才;产生了3名院士。多次主办国际性、全国性学术会议,与国外多所著名大学和研究机构建立了合作交流关系。




核心文字重新打一遍标注。经创伤烧伤与复合伤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证实“破立妥”喷于烧伤、创伤等创面后,能立即覆盖并封闭伤口,在伤口形成一层保护膜,防止细菌和病毒侵入创面造成伤口感染,可有效控制创面出血,体液外渗,维持有效体液循环量和机体酸碱平衡,防止因创面感染发生的脓毒症,且对深Ⅱ度烧烫伤均无明显疤痕形成,利于创面愈合、皮肤新生,故安全有效性好。

 


三、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行业独家



    

在中国一年一度的“科技盛宴”——2016年度国际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总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总医院,重庆灵方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为主要完成单位的“战创伤感染诊治关键技术与应用研究”项目,于20161221日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该项目基于战创伤感染发生规律和脓毒症的发病机制,研制出既能清创消毒,又能促进创面愈合的中草药制剂-破立妥皮肤消毒喷雾剂。这是属于由国务院颁发的全国科技领域最高奖项的范围,同时获奖的诺贝尔医院奖获得者屠呦呦荣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破立妥的获奖是伤口处理技术和产品领域荣获的唯一奖项,也是行业内的最高奖项。




 

四、首创开放性伤口处理,每年惠及近百万患者


     在金树森先生的专利配方基础上,破立妥行业首创开放性伤口处理,将伤口护理从简单消毒的红药水紫药水时代、安全消毒的碘伏时代、方便护创的创口贴时代升级到了一喷成膜、促进愈合的新时代,这是破立妥为代表的新时代。适用于擦挂伤、切割伤、烧烫伤、摔跌伤、晒伤、皲裂、皮肤溃疡、褥疮等八大伤口类型。






  一喷成膜不包扎:一喷清创,二喷覆盖伤口后,快速干燥并形成透气、防水、柔软且有弹性的保护膜,成膜时间不大于5分钟,PH4.56.510秒钟后起到镇痛作用,无需包扎,不碰触伤口,大大减少了病人的痛苦,同时为伤口提供湿润密闭弱酸性的愈合环境;

                                 


  持续杀菌抗感染:中药及PX成分联合快速持续杀菌,30min杀菌率≥95%60min杀菌率≥99.9%,喷雾成膜的透气性能好,同时防止细菌和外物侵入,有效防止感染,为伤口愈合创造有利条件;




  

  快速结痂促愈合:“开放性疗法”,促进上皮细胞生长,防止组织增生,独特的生长因子有效促进伤口愈合,烧烫伤在及时喷药治疗的情况下,一般而言,I度烧伤1-3天即可治愈,浅II伤只需7-10天,深II10-27天治愈。